站内搜索关键字:类  别:设为主页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首页 > 孙立人研究会 > 研究活动
8月29日《合肥晚报》刊发:听孙立人公子 讲父亲的故事
文章日期:2015-09-14 次数:3618  
听孙立人公子 讲父亲的故事
□付镇铖 李云胜/文 高勇/摄

    ○孙天平在父亲故居的老树下驻足

    ○孙天平站在父亲铜像下

    ○孙立人将军率部攻入胡康河谷后,即蓄须不剃,军中传出其“不下孟关不剃须”的佳话

    ○孙立人将军在战壕里查看敌情

    他是中国军神,有着“丛林之狐”、“东方隆美尔”的美誉;他是抗日战争中歼灭日军最多的将领;他率领新38师入缅作战,以少胜多大败日军。他也是我们合肥老乡,家喻户晓的抗日名将孙立人。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孙立人将军一生战功赫赫,功勋卓著。1942年,英军被日军困在缅甸仁安羌,弹尽粮绝,孙立人率领约千人的军队驰援,击退数倍于己的敌人,解除友军危机,史称“仁安羌大捷”。而“仁安羌之战”是中国远征军入缅后第一个胜仗,是二战中以少胜多最著名的战例之一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一位名将,在1955年时,却因“郭廷亮7军官涉嫌叛变”案遭蒋介石认定叛变,被软禁在台中市向上路的住宅达33年之久。

    时至盛夏,我们是真正尝到了太阳的滋味了。但当得知孙立人将军之子孙天平先生回乡省亲的消息,便忘了酷暑炎热,随之一同前往孙立人将军的故乡——庐江县金牛镇。

    不攻下孟关不剃须

    孙天平是孙立人的次子,今年58岁的他保养得很好,面泛红光,目前在上海一家台资企业工作。

    汽车奔驰在去往庐江的路上,孙天平饶有兴趣地和我们聊起了关于父亲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1943年10月,中国驻印军开始向缅北大举反攻。第2次缅甸战役开始,孙立人将军指挥新38师如下山猛虎般扑向胡康河谷。新38师攻下于邦之后,残敌纷向太柏家溃退。孙立人将军遂兵分三路,迂回攻击太柏家。

    113团遂于2月1日占领了太柏家,敌军纷纷向孟关及南部地区逃窜。

    新38师的士兵从日军传令兵的遗尸上发现了日军指挥官发布的“作战33号命令”,命令中说要将主力转移到孟关,并要求利用各种手段对孙立人将军进行暗杀。

    拿到这份命令的孙将军,眼睛充满血丝,但他压根没顾着自个,又忙着计划新的迂回战,一直工作到午夜二时,作战地图上已经布满了部队进攻的标志记号。

    最后孙立人将军只说了一句:“叫他们依照命令继续追击。”半小时内,进攻孟关的命令就发出去了。

    合肥“雪鸿斋”的负责人孙迪是这次活动的策划者,9月份还要赴台举办孙将军的展览。他对孙将军的故事比较熟悉,接着孙天平的话语补充说:“那次战斗一打就是四个月,孙立人将军得不到休息,日夜过度疲劳,消瘦了不少。战事太忙,进入胡康河谷后他就没有剃过胡须,将士们都说他是‘不攻下孟关不剃须’,一时传为佳话。”

    触景生情感慨良多

    孙天平绘声绘色地讲着,车上的人全神贯注地听着,大家心情都很激动,期待着一睹孙将军出生地的模样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当车子开到庐江的金牛镇,我们心里掠过一丝失望,乍一看,道路不是很宽,还有许多农民将稻谷铺在道路上晾晒,不过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乡村。

    我们下车步行来到镇上的金牛中学,孙立人将军故居现就在学校内。没有想到,声名赫赫的孙立人将军原来就出生在这甚至有些偏僻的农村。国家风雨飘摇,英雄投笔从戎,他从这个地方走出来,后来为民族救亡立下了不朽功勋。

    随行人中许多还是第一次见到孙天平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感叹,他长得与孙将军实在是太像了,眉宇之间的神情像极了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孙天平带着微笑回应说:“我父亲常说我长得像三叔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孙立人故居依然保留着当年的卧室、客厅,故居的院中有一株110岁树龄的木瓜海棠,这是当年孙将军亲手栽种的。

    来到父亲亲手栽种的树前,孙天平感慨万千:“父亲很怀念家乡,晚年也一直想回来看看,但直到过世也没能了却这桩心愿。”

    孙天平说,父亲曾在1989年清明,托老部下潘德辉回庐江代为扫墓,还拍了照片。当父亲看到家乡的照片,虽然九十岁的高龄了,仍免不了激动。

    “2010年春节我回来祭祖,这一次回家,感觉家乡的改变多,有很大的进步。”谈到这次回乡的感触,他感慨道。看到父亲居住的房子,亲手栽种的树以及父亲穿着戎装的雕像,作为儿子的他,难免触景生情,难免要回忆起与父亲的那些记忆。

    家教严格但讲道理

    可能是睹物思人,在父亲的家乡,孙天平的话匣子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要求我们作息要规律,小时候每天早晨5点半要起床,然后吃饭去上学,下午回来要及时完成作业,完不成就第二天再补,晚上9点半必须睡觉,决不允许熬夜。”

    孙天平说,父亲是最重视健康的,早上起床会在院子里做做操,锻炼身体,经常也会带上他。

    孙立人作战骁勇,殊不知他也热爱运动。孙天平回忆说,在他上中学时,父亲曾经找人在院子里做了个篮球架,没事喜欢在院子里打篮球。

    我们很好奇孙将军的教育方式会是怎样的,要知道孙将军可是文韬武略样样强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是一个话不多的人,每次都是憋到最后实在憋不住了才会说两句。”孙天平说自己曾经是个内向的人,小时候喜欢打架,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打架被校长请。孙立人知道后,将他带到书房单独教育,让他自己先承认错误,然后再和他讲道理。

    孙天平印象最深刻的是父亲常说的一段话:“忍字头上一把刀!”他一直坚持武力应该是最后的,不得已才会动手。

    “那一次之后,至今40多年我没有再打过一次架。”说到这,孙天平的眼里流露出几许思念。

    孙立人对子女的学业也十分的重视,孙天平说,父亲时常说,只要能看到他们都上大学,睡觉都会笑出声来。如今,四个子女也都没让父亲失望,先后都考进了名牌大学。长子孙安平在美国硅谷经商,长女孙中平是台湾一家企业高管,次女孙太平是美国杜克大学的教授。

    热销的“将军玫瑰”

    “蒋介石当年也会拨点钱,但是很少,只够吃饭。”提起那段艰难岁月,孙立人将军的儿子孙天平有点黯然神伤。他说,为了供孩子们读书和补贴家用,父亲会在院子里养鸡、养猪、种花,还有一个果园。

    孙立人在院子里种植了很多玫瑰和兰花,本来是出于爱好,后来很多人慕名来买。他种植的玫瑰是从美国亲戚那里寄来的种子,又大又漂亮,在台中市场上被冠以“将军玫瑰”出售,销量还很好。

    “既然有人买,之后他便又多种了些,靠种花赚点钱。”孙天平点起支烟,沉浸在回忆中。

    “后来父亲又开始种果树,我家果园里有蕃石榴,荔枝,青梅,柠檬,龙眼,杨桃等等,每一季都有收成。”孙天平说,父亲经常叫子女们一起帮忙,插枝浇水。

    孙立人对待事情都很认真,不断在学习,经常阅读像《时代杂志》等报刊。“父亲几乎每天都看农艺书刊,研究怎么种植果树。”孙天平说。

    常为牺牲士兵流泪

    “父亲最不舍士兵的牺牲,经常会流泪。”我们的话题转到了孙立人的抗战岁月,孙天平说,父亲打仗总是尽力争取最小的牺牲,换取最大的战果。

    这在孙立人将军创造的诸多以少胜多的战役中可以看出,他的确也是这样做的。多次奇袭,以很小的伤亡取得大胜利。

    “父亲很率直,为了减少伤亡,常常在战术问题上和上司争执,包括中缅印战区美军总司令史迪威将军。由于父亲说得有道理,而且事后证明他是正确的,所以史迪威将军后来和父亲配合得更默契。”

    孙天平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。有一次史迪威将军去重庆开会,代理指挥是参谋长柏利诺。他认定日军在胡康河谷谷口只有少数指导官和缅甸伪军,因此命令以112团分散攻击临滨、拉加苏等日军据点,结果进展艰难。

    孙立人经过审问俘虏,发现日军至少有两个大队的番号,认为情况不对,与柏利诺争执,要求立即派出援军。史迪威将军回来后质问孙立人为何不尊重参谋长,孙立人阐述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史迪威将军鉴于以前孙立人总是料事如神,加上分析了刚刚得到的情报,于是命令孙率新38师主力驰援,终于取得了“于邦大捷”。事实证明当时的日军竟然不止两个大队,而是55、56两个完整的步兵联队。

    那些美国将军不得不佩服孙立人的军事能力了,而中国军人也从此得到良好的后勤保障,强大战斗力就此得到承认。

    孙天平说,父亲在亲戚的鼓励下,从1982年开始口述自传,在他还没到美国念书前都由他记录,后来文稿在哥哥那里。“父亲讲到抗战中牺牲的士兵们,常忍不住落下泪来。”

    孙天平感慨,父亲对待士兵们就和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欲迁父亲遗骨“叶落归根”

    “父亲很怀念家乡,常常讲想回来看看,但直到过世也没能返乡祭祖。”

    孙立人在台湾去世后,灵柩暂厝在自家果园内。现在孙天平打算将父亲遗骨迁回庐江老家安葬,完成父亲的遗愿。

    孙天平说,父亲离开家乡很多年,但始终还是有家乡的口音。“他始终记挂着家乡的祖墓,那年他托老部下潘德辉回乡代为扫墓,看到带回的照片,激动地要向潘行跪拜大礼。”

    1990年,潘再度受孙委托,回乡洽商墓地事宜。返台后,孙立人已处半昏迷状态。看到潘返台,抓住他的手说:“为什么到今天才回来,我等你好久啊!”随即又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有一年,孙立人看到大陆有人写孙家祖坟景色,他怀疑而又唏嘘,言称:“为人子不能亲拜祖墓,算不得是人!”

    “孙立人故居后面有一块空地,计划将故居适当扩大规模。”庐江县政协秘书长姚德全对我们说,今年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,庐江将建孙立人纪念馆,并对故居进行扩建。他们还计划在金牛山为远征军将士建一块墓地,各项事务都提上了日程。

    孙天平也说,以前连回大陆都是件很困难的事,现在回乡不仅不是问题,政府对父亲又那么的重视,他很欣慰,也很感谢。他计划着尽快将父亲的遗骨迁回故乡,完成父亲的遗愿。

    时代在前进,政治的清明让更多的英烈魂归故里。为这个民族,这个国家浴血奋战过的人,人民不会忘记!

    ■延伸阅读

    安徽省政协文史研究室副主任、《江淮文史》执行主编陈劲松先生从事孙立人研究多年,目前正在编纂《孙立人画传》。得知我们正在采访孙立人将军公子孙天平先生,特意和我们聊了一些他掌握的相关资料。

    他说在为《孙立人画传》收集资料时,常常为这位老乡感动。孙立人学贯中西通,尤其一口英语极为流利,而且机敏灵活。

    有一次在印度,美国记者采访他时故意刁难说:“加尔各答出了好几次汽车被盗案件,都是中国人干的,孙将军知道吗?”

    哪知道孙立人反唇相讥:“美国各城市丢汽车的案件都很多,是否也是中国人干的?”

    孙立人酷爱运动,在清华大学求学时曾因运动受伤还休学一年。他的篮球技术很出色,曾经作为国家队成员参加了1921年第三届远东运动会,并且在决赛中击败日本获得冠军。

    当时报纸评论:“中国在篮球场上把东亚病夫扔进了太平洋。”而他因为此战表现出色,动作迅捷,被冠以绰号——“飞将军”。

    孙立人修养好,交往的大多是一流的文化好友。他提倡在军中唱歌提升士气。当时远征军中流行三支歌——孙立人父亲作的新一军军歌,青年军从军歌,还有一首十分特别,竟然是“向前向前向前,我们的队伍像太阳......”


全国政协
安徽省政协
合肥市政协
合肥人事考试网
| 政协庐江县委员会主办    联系电话:0551-87322025  E-mail:ljx7322025@163.com |
今日访问:[2335人次]         同时在线:[769人]  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nova_lu@163.com